队5报告前线现伞兵令指挥部炸锅 原来是错别字

  上周本版头条《百余问题点到具体单位具体人》一文,引出一个话题:演习和战争也许就一步之遥,当下一场演习就是战争时,我们是否能打胜仗?今日本版继续延伸这个话题,特别推荐《人民军队》报2014年12月27日《今天的演习瞄准明天的战场》一文,兰州军区某师在实兵检验性演习中,处处瞄准战场练兵,力争打通演习与战争的隔墙,他们的做法给了我们以启示。

  本报特约记者 刘逢安 侯国荣

  付文武 本报特约记者 李华敏 张科进

www.1946.com,  11级大风挡住去路,险致任务无法完成带来的警示—

  洮南,吉林北部的一个小镇。

  视点提要

  有不打仗的思想就上不了战场

  中俄联合军演的硝烟刚刚散尽,“跨越-2009·洮南”实兵演习烽烟再燃。

  初秋,从八桂壮乡到中原腹地,广州军区某摩步师万人千车由空中、铁路、公路、海上立体开进,跨越4省区2000余公里。 

  夜黑如墨,风大逼人。兰州军区某师行军梯队指挥车内,副师长刘平如坐针毡:“到底走还是不走?”

  立体机动·强渡黄河

  远程跨区机动演习,官兵所跨越的不仅仅有几千公里的高山大河,更有训练领域许许多多的高峰深壑。铁流滚滚,冲破的不仅是地域的界线,能力的极限,更是观念的樊篱。正如该师官兵所言:地理跨区有距离,思想跨越无止境。

  不走的理由很充分,梯队遭遇多年不遇的11级强风,冒险行军安全压力太大。但走的理由也很简单,如果等风停了再走,便会错过导演部要求的到达时间。

  “机动途中必经的黄河大桥‘被炸’,部队不能顺利渡河。”

  主题词:跨区机动演习

  “立即改变行军路线,选择乡村公路绕行。”该师师长董卫疆了解情况后,坚决地说。梯队在侦察兵标示引导下转入乡间小路,行进30公里后,顺利绕过风区。正当官兵为此高兴时,一场大雪不期而至,路面很快积起5厘米厚的雪,能见度不足5米。到底走还是不走?董卫疆再次决定,为车辆加装防滑链继续前进。他们8小时夜行300多公里,按时到达作战集结地域。

  8月11日凌晨,南路部队机动伊始,导演部就为兰州军区某师设了一个“坎”。

  输得明白就是“赢”

  “有不打仗的思想就上不了战场。如果是打仗,我们能推迟战斗时间吗?不把演习当战争,就不可能练出真本领。”在阶段总结会上,董卫疆的话一针见血。

  “迅速架设浮桥!”担负渡河工程保障任务的兰州军区某舟桥团闻令而动。

  此次演习前,该师组织了誓师动员大会,官兵们举起拳头高喊“必胜”。临行前,师领导向送行的军区首长表示:一定要打个“大胜仗”! 

  此次演习中,该师夜行晓宿上千公里,经历各种恶劣天气,经受各种敌情考验,频繁在各种路段穿插行军,部队复杂条件下远程机动能力得到大幅提升。

  “红军”通信分队用可视化传输系统将作战指令迅速传到每一个作战单元,侦察分队依托某型水陆两栖侦察车很快拟定涉水渡河工程报告,潜水分队水下爆破、排障作业有序展开……单页浮桥在操舟艇的协助下,缓缓地从河的对岸向彼岸依次伸展开来。

  然而,他们没想到,军区首长明确要求:打胜仗固然好,但更要树立在吃败仗中充分暴露问题,在解决问题中摔打锤炼部队的演习新思路。 

  36个小时5次转移指挥所引发的思考—

  35分钟后,一桥飞架两岸。6时整,东方泛白,兰州军区某步兵师的700多辆轮式车辆陆续从浮桥上驶过。

  果然,凌晨3点,师作战值班室收到演习开始的通报不到20分钟,部队尚未走出营门,第一波来袭的导弹就“轰炸”了营区,许多单位在这一环节就被亮了“黄牌”。

  有多少“演习”思维束缚着“打仗”手脚

  11时,两架搭载兰州军区某师前指和特战分队人员的民航客机,从西北某机场升空向东北某机场飞去。

  意外接踵而来。机动途中,卫星过顶侦察、强电磁干扰、远程火力袭扰、精确武器打击如影随形,官兵们用尽全身气力,但“敌人”总是比自己强大,“敌情”总比想象的复杂。进入交战区后,“蓝军”派出12支特战分队,对“红军”展开袭扰行动。一时间,“红军”枪弹、油料、器材无法前运…… 

  一天深夜,“蓝军”机降分队悄悄摸进该师指挥所,欲实施斩首行动,里里外外搜了个遍,却不见一个人影。

  与此同时,两列运载装甲装备、特种装备和工程机械的专列分别在银川、青铜峡火车站整装待发。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红军”觉得十分憋气:“仗怎能这么打?” 

  他们哪知道,该师根据战场态势,36个小时内5次转移指挥所。该师作训参谋吴楠感慨地说:“以往演习,都是指挥所建好后,我们在里面一直呆到演习结束,这样的折腾还从来没有过。”跟吴楠一样,面对如此频繁的转移,很多官兵不理解。

  军地配合、立体输送,陆空协同、全域作战,一场代号为“跨越-2009·洮南”的实兵演习就此展开。

  仗就该这么打! 演习的组织者告诉记者,战争哪能只有顺境?逆境、险境、绝境才是常态。战斗中,“蓝军”部队由兄弟战区部队担当,军区领导大手一挥,竟把军区的特种部队都配给了“蓝军”。

  “这都是‘演习’思维在作祟。”该师政委王世杰说:“未来战争不会有安营扎寨式的指挥所,转移慢便意味着挨打。”

  演习总导演崔亚峰介绍说,采取公路摩托化、铁路和空中三种方式实施立体机动,特别是空中机动使用民航客机输送演习部队,在以往的部队演习中是不多见的。摩托化机动途中桥梁被炸,临时架设浮桥,增大了跨区机动的难度和强度,这是近些年来,部队演习远程机动首次组织实施的大规模强渡江河行动。

  自主对抗犹如生死对决

  频繁转移指挥所,逼着各个部门精减组织机构和人员,优化职能编组,科学合理分工,精减作业流程,提高指挥效率,趟出了高效构建野战指挥所的方法路子。

  空中阻拦·沙漠宿营

  本次演习,大小数十次战斗,导调文书却只有薄薄几页纸。

  30余名“伞兵”机降前沿阵地造成的误会—

  8月12日上午9时许。侦察分队报告:“遭敌化学武器袭击,一股不明黄色烟雾正在四处弥漫……”只听师长汪海江一声令下,10多辆某新型防化侦察、洗消装备车疾如闪电般从不同方向驶入沾染区,在行进间完成了侦检、洗消任务……不到10分钟,受沾染区域洗消完毕。

  记者印象中,以前一场演习下来,光导调文书就厚厚一大摞,仗在哪打、怎么打,事无巨细。官兵们戏称,导调文书比得上电视连续剧的剧本。 

本文由韦德1946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队5报告前线现伞兵令指挥部炸锅 原来是错别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