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海五国签署历史性公约 背后是俄20年坚持与远

图片 1

图片 2

  哈萨克斯坦、俄罗斯、阿塞拜疆、伊朗、土库曼斯坦五个里海沿岸国家总统12日在哈萨克斯坦西部城市阿克套签署关于里海法律地位的公约。

  8月12日,里海沿岸五国签署历史性的《里海法律地位公约》。视觉中国 图

(普京出席“土耳其流”输气管道海底段竣工仪式)

  分析人士指出,公约及相关合作文件的签署为里海国家利用里海资源以及在各领域强化合作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公约还明确禁止域外军事力量进入里海,其目的在于防止西方国家利用军事力量干涉地区事务。

  在里海沿岸五国签署历史性的《里海法律地位公约》后,俄哈两国元首强调了该公约对保障里海地区安全的意义,并表达了在公约基础上尽快缔结军事领域互信协议的意愿。

2018年11月19日,普京率团赴伊斯坦布尔,出席了“土耳其流”输气管道海底段竣工仪式,俄土两国元首在仪式上的积极互动,充满着欢声笑语,会场上全程响彻为光明前景而振奋的掌声。不过,普京在谈笑风生之间提醒大家,不要忘记“土耳其流”是四年前他亲自给命名的。

  搁置分歧签公约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8月13日报道,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12日在里海峰会结束后表示,“我建议采取一系列额外措施。首先,应就在里海军事行动领域建立信任措施达成单独的五方协议,以确保在兼顾各方利益的同时,维护里海军事平衡,并合作加强区域的稳定和安全。”

图片 3

  里海位于欧亚大陆接合处,面积约37万平方公里,海底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苏联解体前,里海是苏联和伊朗的界湖,两国通过条约确定了里海的地位及其使用问题。苏联解体后,里海沿岸国家变成了五个,五国围绕里海是湖泊还是海洋、如何分享里海资源等问题产生了分歧。1996年,里海五国围绕上述问题展开谈判。

  俄罗斯总统普京12日在里海峰会上强调,该公约不允许任何非里海国家在里海地区驻军。

(普京在竣工仪式上讲话:“不要忘了这个项目名字是我起的!”)

  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俄罗斯总统普京、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伊朗总统鲁哈尼12日在阿克套举行会晤,就里海法律地位、里海国家间合作以及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会晤结束后,五国总统签署关于里海法律地位的公约。

  里海油气资源引“狼”入室

四年前的2014年,因克里米亚归属问题,俄与乌克兰以及西方国家关系崩裂。乌克兰发动对俄制裁,禁止俄罗斯输欧油气过境乌克兰。这一制裁无疑是致命的,因为仅俄罗斯对欧供气就有八成是走的这个渠道。俄罗斯因此损失巨大,不得不另辟蹊径实施战略突围。而在俄罗斯的这一战略突围中,里海地区扮演着重要角色。

  公约既没有将里海界定为海,也没有将其界定为湖。根据公约,里海沿岸国家海岸线往外延伸15海里的水域为该国领海,领海往外再延伸10海里的水域为该国专属捕鱼区,其他水体以及这些水体的渔业资源将由里海沿岸五国共同拥有。

  里海是世界最大的内陆水域,面积达37万平方千米以上,富含油气资源。再加上里海地理位置特殊,被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与阿塞拜疆包围,长期为外部国家与石油巨头所关注。

里海困局

图片 4

里海虽深处内陆,位置偏仄,却是全球第三大油气资源富集地。里海五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伊朗)原油产量占全球21%,天然气产量占全球26%。不过,该地如此丰富的能源却长期面临运输难题。其中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尤其如此。

图片 5

2005年之前,俄罗斯是上述几个国家向欧洲输送油气的必经之路。诸国唯有依赖俄罗斯的伏尔加—顿河运河和巴库-新罗斯西克管道,才能实现与黑海、地中海乃至欧洲的联通。

图片 6

(2005年中国驻阿塞拜疆大使馆网站刊载有关BTC管道建设的信息)

正是在2005年,形势发生了变化。

在以英国石油公司为代表的西方石油巨头的参与下,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道被打通,至此,里海拥有了第一条通向地中海的直接输油管线。欧洲因此得以淡化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实现自身能源进口多元化,并增加在里海区域的影响力,也使里海国家有机会绕过俄罗斯,实现油气外输路径的多元化。其中尤其阿塞拜疆的油气出口不用再完全依赖俄罗斯。据估计,管道建成当年,阿方借道俄罗斯巴库-新罗斯西克管道的输油量便减掉60万吨。

图片 7

(英美主导推动建设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道)

BTC管道贯通后,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也加紧了联通该管线的步伐。

鉴于哈萨克斯坦到阿塞拜疆里海管道的建设条件还不成熟,由美国Chevron Texaco公司占50%股份的哈萨克斯坦金吉斯什夫洛尔石油公司,率先以油轮运输的方式实现了与BTC管道的对接。

里海海底管道建设条件不成熟,主要是因为俄罗斯和伊朗当时迫于域外势力参与里海事务的威胁,出于维持自身地缘优势和市场份额的考虑,极力反对建设跨里海管道,主张建设里海管道需沿岸所有国家达成一致。这无疑等于冻结了里海海底铺设管道的可能性,也一定程度上冻结了里海地区油气的开采。

里海的油气对外运输,由于大国较量的因素,至此出现了僵持局面,国际合作难以进一步推动。

美国能源信息署在2013年时曾估计,里海五国之间的纠纷,至少导致200亿桶原油、超过240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的勘探开发活动受阻。土库曼斯坦自然也受制于这一情况。

  公约强调,里海海底资源将由相邻国家根据国际法准则通过谈判进行分割。对此,伊朗总统鲁哈尼表示,里海各国应继续就如何分割海底资源进行谈判并签署额外的协议。

  以位于里海沿岸的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为例。早在19世纪末期,巴库就已是世界重要的石油产地,一度成为产量最大的油田,被誉为“黑金之都”。在苏联早期,巴库也是其最大的石油产地,为苏联取得二战的胜利立下汗马功劳。

俄罗斯的翻身仗

变化的发生正是来自乌克兰对俄罗斯的制裁。乌克兰禁止俄罗斯输欧油气过境,俄转而主动扭转上述里海困局。从2014年这一困厄之年起,俄罗斯开启了其以攻为守的战略布局。

图片 8

俄罗斯开始着力打造一北一南两条通道,北为“北溪2号线”,南为“土耳其流”(俄原来计划铺设一条名为“南溪”的直接对接保加利亚的跨黑海管道,但遭到欧盟抵制。俄遂另起炉灶规划了过境土耳其的输欧管道,根据普京的建议命名为‘土耳其流’)。

图片 9

(因欧盟的不配合而遭遇流产的俄罗斯‘南溪’天然气管道项目)

实际上,这两条线若能顺利推进,可一举两得:既能令俄在很大程度上摆脱来自中转地乌克兰的困扰,也更加能帮助俄罗斯重新主导里海国家的对欧能源输送。

图片 10

(2017年5月7日开始施工的“土耳其流”输气线有两条,1号线[红色]主要向土供气,且有望连接希腊。2号线[蓝色]主要向南欧和东南欧国家供气)

目前,“土耳其流”较之“北溪2号”进展更为顺利,其海底段已提前完工。普京在海底段竣工仪式上表示,希望"土耳其流"陆上段的输气管道铺设,也能保持海底段的工程进度,在2019年年底竣工。

“土耳其流”贯通后,俄罗斯将获得通过“黑海”对接南欧和东南欧的油气输送通道,这就在与“里海”诸国的对欧能源输送竞争中抢占了先机,也将是对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道的一次反击。

图片 11

(俄罗斯《独立报》:“土耳其流”将不可避免地进入保加利亚——欧洲的天然气枢纽项目像雨后的蘑菇一样)

此外,俄罗斯《独立报》指出,“土耳其流”还有望延长线路,可能会路经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希腊也对将“土耳其流”天然气管线延长至其境内表示了兴趣。

这样一来,俄罗斯撇开乌克兰实现“多方向”对欧能源运输,已不是问题,这也是俄罗斯对乌克兰越来越强硬的原因之一。

图片 12

(11月份在亚速海,乌克兰船只稍有越格,俄立即冲撞和炮击,没有丝毫犹疑,足以印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强硬态度。)

而且,俄通过“土耳其流”以及此前已建成的专门对土输气的“蓝溪”项目,使土耳其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度提高到了九成。

图片 13

(2002年开始运行的俄土“蓝溪”跨海输气管道)

这无疑会加强俄土两国的利益捆绑,俄罗斯对土耳其拥有了更大的影响力。如此一来,在抢占欧洲能源市场和掌握能源运输通道这两个方面,里海诸国虽实现了绕道俄罗斯的能源西输,但依然由于不得不过境土耳其而毫无对俄优势可言。

  公约还规定,里海国家有权在里海海底铺设油气管道,但必须获得管道所经里海国家同意并符合环保要求。

  苏联曾与伊朗签署里海的渔业协议,但并未就里海定位与油气资源开发达成共识。苏联解体后,美国凭借其政治与资金优势再度介入里海,意图主导里海油气资源的开发,但这也使沿岸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与阿塞拜疆五国在里海划界与水体定位等问题上的谈判进一步复杂化。

“域外国家”介入的效果

美国对俄罗斯的上述能源管道建设项目,均持明确的反对态度,并在国际上通过呼吁和实际行动来抵制项目的推进。

图片 14

(2018年12月6日,特朗普任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希瑟·诺尔特为下一任驻联合国大使)

2017年11月30日,时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现已被特朗普任命为为驻联合国大使的希瑟·诺尔特表示,"我们认为,‘北溪-2'和‘土耳其流'将有助于加强俄罗斯在欧洲的主导地位,并降低欧洲的能源独立性……俄罗斯将通过减少过境乌克兰的对欧燃料供应来损害基辅的地位。"她在2018年3月20日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又发表了同样的观点。

图片 15

(美国政府网站上刊载的2018年3月30日诺尔特新闻发布会的答记者问)

图片 16

(美国副助理国务卿Sandra Oudkirk)

2018年12月7日,美国副助理国务卿Sandra Oudkirk在大西洋理事会讨论框架内称:“‘土耳其流’这一项目像‘北溪-2’一样对乌克兰安全和全欧洲构成同样的威胁,美国首先对从土耳其到欧洲国家的项目可能延长的想法持否定态度。”

图片 17

(彭博社:美国众议院通过反对俄罗斯天然气管道的决议)

2018年12月1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了关于反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的决议,并支持对项目实施制裁。

里海对俄罗斯来说是家门口的战略要地,来自域外国家的介入只会迫使它更加警惕。英美背景的BTC管道,造成了里海各国的竞争与紧张局面,催化了里海困局的形成。现在,域外国家对俄罗斯构筑南北对欧能源通道的反对,只会迫使俄罗斯在里海地区进行更加全方位的布局,包括在军事方面进行重新部署。

俄罗斯的里海舰队在俄罗斯各海军舰队中规模最小,但在里海沿岸国家海军力量中却一家独大。其驻地原来位于里海西北海岸的阿斯特拉罕,2017年,俄国防部决定将舰队驻地南迁至里海西岸中部的卡斯皮斯克。

图片 18

作为在里海地区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海军力量,其从里海的边缘位置迁往更靠近里海中心的位置,无疑会对早已失衡的里海军力格局产生更加剧烈的影响。今年10月份,俄国防部宣布,新的里海舰队船舰驻泊点建设将在2018年底之前完成。

  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基金会世界经济和政治研究所研究员萨拉别科夫表示,公约将消除阻碍里海国家有效合作的许多争议问题。俄罗斯国际问题专家罗戈津指出,尽管公约不可能解决里海国家间的所有问题,但至少为解决问题提供了法律依据。

本文由韦德1946官网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里海五国签署历史性公约 背后是俄20年坚持与远

www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