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总统说的俄“创新型”军队原来那样制作

  近年来,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形势,俄罗斯坚持以强化军事实力为主轴,部署开展了一系列大规模、有深远影响的改革,为建设一支强有力的现代化军队、有效制约和抗衡主要竞争对手提供了重要支撑。总体来看,俄军改革注重强化军事理论与长远规划的牵引指导,着力理顺作战指挥体制,调整优化编制结构,强化国防科技统筹,大力开展军事科技创新。俄军推进现代化改革的一些有益经验,值得关注。

俄罗斯历来把武器装备现代化作为提高军事能力的重要途径之一。2008年2月,俄总统普京明确提出要建立“创新型”军队,其重点之一就是针对未来战争特点超前研制武器装备。根据这一要求,近年来,俄罗斯持续加大装备研发投入力度,加紧推动军事技术创新,有力提升了俄军武器装备水平,并在实战中经受了检验。 顶层设计 ——系统规划军事技术创新路线图 俄罗斯将推进军事技术创新提高到提升国家竞争力、保障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俄《2020年前创新发展战略》《2020年前国家安全战略》《军事学说》等战略性文件均将美国在高精度武器方面对俄的领先优势视为对俄的安全威胁,要求提高俄在航空航天、国防工业综合体和核能等高技术领域的竞争力,尽快缩小与美在科学技术特别是军事技术领域的差距。俄政府2016年5月批准的《国防工业综合体发展国家纲要》规定,2020年国防工业创新产品的比重要从2016年的34.4%提高到2020年的39.6%。俄正在执行的《2020年前国家武器纲要》,要求俄军装备现代化程度在2020年前达到70%。 此外,俄罗斯还通过设立专职领导和机构等措施,健全完善军事技术研发与生产领导管理体系,提高军事技术创新的活力和执行力。 军事工业委员会是俄政府组织协调联邦执行权力机关落实国家军工政策,为国防和国家安全提供军事技术保障的常设机构,是国防工业的领导、管理、协调和监督机构。2014年9月,普京亲自担任军事工业委员会主席,以总统权威强力推进武器装备更新。普京多次组织召开专题会议,与国防部及主要军工企业负责人面对面分析、解决俄军装备建设领域存在的问题,明确未来发展路线图,核查、督导国防订货计划各阶段落实情况。2016年度,俄国防订货完成率创历年新高,达到98.8%,武装力量常备部队的现代化武器装备水平也有了较大提升,达到58.3%。 为切实推进军事技术创新,俄罗斯在政府层面组建了专注于开展国防和国家安全领域突破性、高风险技术研发的创新机构——未来研究基金会。该基金会于2013年1月正式运行,截至2016年,已拥有46个实验室,分管包括作战机器人在内的不同项目。俄军目前的作战机器人“涅列赫塔”系统就采用了该基金会设计的作战平台,备受关注的“未来战士”作战装备“士兵”系统也由该基金会设计。 在国防部层面,设立主管科研创新的副部长一职,主要领导3个下属机构,即:国防部科研活动与先进工艺技术跟踪总局、信息与电信技术发展总局和机器人技术科研试验总中心。 打破常规—— 组建科学连和科学生产连 为充分利用社会资源,深挖科技创新潜力,俄军自2013年开始征召地方大学理工科优秀应届毕业生组建科学连,2015年开始在国防企业组建科学生产连。其目的在于,通过吸引地方大学理工科优秀应届毕业生到军队服役,实现国防部科研机构和军事院校的科研优势与社会优质资源的强强联合,以项目制形式实现军民深度融合,推动军事科技创新。 科学连的主要任务是,参与俄军科研论证,研制新型武器装备,为军事科学综合体和国防工业企业培养科研人才。目前,俄军共组建有12支科学连,共649人,涵盖陆海空三军种及情报、通信指挥、医学、后勤、三防、电子对抗、核等领域。按编制序列,分别隶属于海军军事教学科研中心、空军军事教学科研中心、空天防御科学研究所科研试验中心、总参谋部情报总局、陆军军事教学科研中心、克拉斯诺达尔高等军事指挥学校、军事通信学院克拉斯诺达尔分院、基洛夫军事医学院、无线电电子对抗兵跨军种训练和战斗使用中心、军事物资技术保障学院、三防兵学院、第12中央科学研究所。每支科学连人数不等,最多不超过70人。组建以来,科学连共参与300项科研工作和11项试验设计工作,取得了64项发明专利,393条合理化建议受到批示。空天军科学连一名士兵提出的改进方案,使“窗口”高轨道太空光电监视系统的工作效能提高了5倍多,其本人也受邀参与该系统的改进工作。 科学连的成功促使俄军将这一模式拓展运用于军工企业。2015年,俄军分别在黑海舰队第13修船厂和坦波夫“革命劳动”工厂试点组建科学生产连,主要征召企业内的优秀年轻工程技术人员。此举一方面解决了军工企业人才匮乏、难以满足装备生产需求的问题,另一方面缓解了役龄青年从事科研生产与服兵役之间的矛盾。黑海舰队第13修船厂厂长别斯帕洛夫海军中校坦言:“组建实验性科学生产连的目的,是留住国防工业综合体企业的工程技术人员,开发新修船技术,改进修船过程。” 深挖潜力—— 开展形式多样创新活动 近年来,俄军注重调动全军、全社会甚至国外创新资源,依托“国际军事技术论坛”“国防部创新日”“开放创新之窗”等平台,大力推动军事技术创新。 “国防部创新日”,从2013年开始每年举办一次,目的是拉近设计者、生产者与武装力量的距离。通过该平台,俄工业界、科研机构向国防部展示有前景的想法、设计和创新方案,国防部从中挑选出感兴趣和最有应用前景的成果,并通过相应机制最终在实践中应用。2013年“国防部创新日”挑选出了30多件有前景的展品,供全面试验和后续验收列装。2015年,“测量技术”科学生产联合体在“国防部创新日”中展出配备陀螺稳定平台的移动测量站,引起军事专家的强烈兴趣,国防部计划在组建保障航天火箭发射的移动测量集群时使用该测量站。 “国际军事技术论坛”,从2015年开始举办,不仅是重要的国际武器装备展,也是俄推动军事技术创新和军事工业发展的重要平台。2016年,8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代表出席论坛,13个国家的企业展出了自己的产品,论坛还专门设立了用于展示创新产品和创新技术的“创新俱乐部”展。这次论坛,全体会议、圆桌会议、研讨会和新闻发布会超过100场,科研人员和军方代表就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和军队建设、武器装备的主要发展方向广泛展开交流,形成的会议决议和建议相继被国防部和相关科研单位采纳。国防部建立了与论坛配套的成果转化机制,论坛上有发展潜力的产品和设计可进入《国家国防订货清单》或《国家武器纲要》。 “开放创新之窗”,由俄国防部于2016年筹划设立,国防部科研活动与先进工艺技术跟踪总局牵头负责,旨在为国防部提供更多与潜在设计者和生产者对话的机会。个人设计者、发明家、科研机构和创作团队可以通过该平台,将自己的创新方案直接提交至国防部科研活动与先进工艺技术跟踪总局。总局将对这些方案进行研究,并挑选有前景的建议用于产品创新。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俄罗斯历来把武器装备现代化作为提高军事能力的重要途径之一。2008年2月,俄总统普京明确提出要建立“创新型”军队,其重点之一就是针对未来战争特点超前研制武器装备。根据这一要求,近年来,俄罗斯持续加大装备研发投入力度,加紧推动军事技术创新,有力提升了俄军武器装备水平,并在实战中经受了检验。 顶层设计—— 系统规划军事技术创新路线图 俄罗斯将推进军事技术创新提高到提升国家竞争力、保障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俄《2020年前创新发展战略》《2020年前国家安全战略》《军事学说》等战略性文件均将美国在高精度武器方面对俄的领先优势视为对俄的安全威胁,要求提高俄在航空航天、国防工业综合体和核能等高技术领域的竞争力,尽快缩小与美在科学技术特别是军事技术领域的差距。俄政府2016年5月批准的《国防工业综合体发展国家纲要》规定,2020年国防工业创新产品的比重要从2016年的34.4%提高到2020年的39.6%。俄正在执行的《2020年前国家武器纲要》,要求俄军装备现代化程度在2020年前达到70%。 此外,俄罗斯还通过设立专职领导和机构等措施,健全完善军事技术研发与生产领导管理体系,提高军事技术创新的活力和执行力。 军事工业委员会是俄政府组织协调联邦执行权力机关落实国家军工政策,为国防和国家安全提供军事技术保障的常设机构,是国防工业的领导、管理、协调和监督机构。2014年9月,普京亲自担任军事工业委员会主席,以总统权威强力推进武器装备更新。普京多次组织召开专题会议,与国防部及主要军工企业负责人面对面分析、解决俄军装备建设领域存在的问题,明确未来发展路线图,核查、督导国防订货计划各阶段落实情况。2016年度,俄国防订货完成率创历年新高,达到98.8%,武装力量常备部队的现代化武器装备水平也有了较大提升,达到58.3%。 为切实推进军事技术创新,俄罗斯在政府层面组建了专注于开展国防和国家安全领域突破性、高风险技术研发的创新机构——未来研究基金会。该基金会于2013年1月正式运行,截至2016年,已拥有46个实验室,分管包括作战机器人在内的不同项目。俄军目前的作战机器人“涅列赫塔”系统就采用了该基金会设计的作战平台,备受关注的“未来战士”作战装备“士兵”系统也由该基金会设计。 在国防部层面,设立主管科研创新的副部长一职,主要领导3个下属机构,即:国防部科研活动与先进工艺技术跟踪总局、信息与电信技术发展总局和机器人技术科研试验总中心。 打破常规—— 组建科学连和科学生产连 为充分利用社会资源,深挖科技创新潜力,俄军自2013年开始征召地方大学理工科优秀应届毕业生组建科学连,2015年开始在国防企业组建科学生产连。其目的在于,通过吸引地方大学理工科优秀应届毕业生到军队服役,实现国防部科研机构和军事院校的科研优势与社会优质资源的强强联合,以项目制形式实现军民深度融合,推动军事科技创新。 科学连的主要任务是,参与俄军科研论证,研制新型武器装备,为军事科学综合体和国防工业企业培养科研人才。目前,俄军共组建有12支科学连,共649人,涵盖陆海空三军种及情报、通信指挥、医学、后勤、三防、电子对抗、核等领域。按编制序列,分别隶属于海军军事教学科研中心、空军军事教学科研中心、空天防御科学研究所科研试验中心、总参谋部情报总局、陆军军事教学科研中心、克拉斯诺达尔高等军事指挥学校、军事通信学院克拉斯诺达尔分院、基洛夫军事医学院、无线电电子对抗兵跨军种训练和战斗使用中心、军事物资技术保障学院、三防兵学院、第12中央科学研究所。每支科学连人数不等,最多不超过70人。组建以来,科学连共参与300项科研工作和11项试验设计工作,取得了64项发明专利,393条合理化建议受到批示。空天军科学连一名士兵提出的改进方案,使“窗口”高轨道太空光电监视系统的工作效能提高了5倍多,其本人也受邀参与该系统的改进工作。 科学连的成功促使俄军将这一模式拓展运用于军工企业。2015年,俄军分别在黑海舰队第13修船厂和坦波夫“革命劳动”工厂试点组建科学生产连,主要征召企业内的优秀年轻工程技术人员。此举一方面解决了军工企业人才匮乏、难以满足装备生产需求的问题,另一方面缓解了役龄青年从事科研生产与服兵役之间的矛盾。黑海舰队第13修船厂厂长别斯帕洛夫海军中校坦言:“组建实验性科学生产连的目的,是留住国防工业综合体企业的工程技术人员,开发新修船技术,改进修船过程。” 深挖潜力—— 开展形式多样创新活动 近年来,俄军注重调动全军、全社会甚至国外创新资源,依托“国际军事技术论坛”“国防部创新日”“开放创新之窗”等平台,大力推动军事技术创新。 “国防部创新日”,从2013年开始每年举办一次,目的是拉近设计者、生产者与武装力量的距离。通过该平台,俄工业界、科研机构向国防部展示有前景的想法、设计和创新方案,国防部从中挑选出感兴趣和最有应用前景的成果,并通过相应机制最终在实践中应用。2013年“国防部创新日”挑选出了30多件有前景的展品,供全面试验和后续验收列装。2015年,“测量技术”科学生产联合体在“国防部创新日”中展出配备陀螺稳定平台的移动测量站,引起军事专家的强烈兴趣,国防部计划在组建保障航天火箭发射的移动测量集群时使用该测量站。 “国际军事技术论坛”,从2015年开始举办,不仅是重要的国际武器装备展,也是俄推动军事技术创新和军事工业发展的重要平台。2016年,8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代表出席论坛,13个国家的企业展出了自己的产品,论坛还专门设立了用于展示创新产品和创新技术的“创新俱乐部”展。这次论坛,全体会议、圆桌会议、研讨会和新闻发布会超过100场,科研人员和军方代表就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和军队建设、武器装备的主要发展方向广泛展开交流,形成的会议决议和建议相继被国防部和相关科研单位采纳。国防部建立了与论坛配套的成果转化机制,论坛上有发展潜力的产品和设计可进入《国家国防订货清单》或《国家武器纲要》。 “开放创新之窗”,由俄国防部于2016年筹划设立,国防部科研活动与先进工艺技术跟踪总局牵头负责,旨在为国防部提供更多与潜在设计者和生产者对话的机会。个人设计者、发明家、科研机构和创作团队可以通过该平台,将自己的创新方案直接提交至国防部科研活动与先进工艺技术跟踪总局。总局将对这些方案进行研究,并挑选有前景的建议用于产品创新。

  注重军事理论与长远规划的牵引指导

  俄罗斯军事改革较为注重理论的先导作用,先后于2010年、2014年发布两版《俄罗斯联邦军事学说》,统筹指导俄罗斯国防建设、军事能力发展和作战准备实施。在2014版《俄罗斯联邦军事学说》中,俄首次将“利用信息和通信技术进行破坏主权、国家领土完整等反国际法活动,干涉俄联邦邻国的政治制度及实施威胁俄利益的政策”等非传统安全列入俄面临的主要外部威胁;首次提出“非核战略遏制”的概念,并将其实施列为俄军的主要任务之一;明确将“保障俄联邦在北极地区的国家利益”列为俄军的主要任务;把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列为仅次于白俄罗斯的军事政治优先合作对象,要求“在联合保障国防和安全方面协同行动”;对战备情况高度重视,随时准备应对外部挑战。

  在核心能力建设方面,注重通过长远规划有序推动工作开展。如在前沿军事技术发展领域,俄军制定了《2025年前基础性与关键性军事技术清单》和《2025年前保障国防安全而进行的基础性、前瞻性、探索性研究的优先方向清单》,有重点地部署开展基础性与关键性军事技术研究,以及前瞻性、探索性研究,为研制未来武器装备奠定重要科技储备。在装备建设领域,俄曾在2014年发布《2016-2025年国家武器装备计划》,制定未来十年俄装备发展路线图。2018年2月,俄军发布《2018-2027 年国家武器装备计划》,拟在未来十年投资20万亿卢布,重点发展高超声速武器、“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系统、智能机器人、定向能武器以及其他新一代作战装备,最低目标是2021年前实现俄武装力量中的现代化武器装备比例达到70%。

图片 4

  推进机构改革,使作战与建设职能明晰

  2009年,俄军开始调整统帅部机关,国防部主管人事和主管装备的两位副部长、干部总局局长以及总参谋部组织动员总局局长退出现役,改为文职继续履行职务。由此,俄国防部开始向文官型军事行政机关过渡,并与总参谋部在职能上逐渐分离,使作战与建设两大体系更加明晰。

  压减作战指挥层次。俄军将军区、军、师、团四级指挥体制改为军区、战役军团、旅三级指挥体制,取消“师-团”环节,改革后的俄军区司令部可对辖区内的各军兵种部队行使指挥权,具有了联合指挥职能。此外,随着俄联邦国家国防指挥中心2014年底投入使用,俄军事指挥系统进入第五代,俄国防部指控与监管能力得到强化。除军事指挥功能外,该中心的另一大功能是,其信息平台能够将俄罗斯158个联邦和地区权力机关、1320家国有国防工业公司和企业联入统一的跨部门协作系统,昼夜监控国防订货执行情况,从而使国防订货任务的完成率提高到97%。

本文由韦德1946官网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普京总统说的俄“创新型”军队原来那样制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